簡體版 繁體版 信息無障礙

保供應下的“候鳥菜農”

  11月初,寧夏的一場大雪,催得“候鳥菜農”動身了。

  一群來自云南、江西、貴州的菜農,在三天之內跨越2500公里,穿越大半個中國,從寧夏河西菜地來到廣東揭西供港蔬菜基地種菜,待到來年開春,又將再次北上。

  “小小菜心,好吃卻只有這五寸?!眮碜栽颇衔纳降耐鯓漭x南北奔波種菜已有十年。讓菜農們奔波的,正是這種廣東人離不開的食物——菜心。近年來,廣東菜心品種也被帶到寧夏、甘肅等地種植,菜農們往返兩地,播種又收成。

  近日蔬菜價格牽動人心,尤其是進入秋冬時節,由于天氣及運銷受阻等綜合因素影響,給蔬菜的生產和運輸帶來了一定的挑戰,市場供應呈現短期階段性縮減。

  廣東上百家蔬菜基地積極響應號召,保障蔬菜供應,“冬菜”平穩上市。而翻山越嶺來粵種菜的“候鳥菜農”,則是這些蔬菜能夠順利生長背后的保障力量之一。

  今年的收成離不開他們的付出

  入冬后,廣東揭西的伍寸農場進入為期5個月的菜心豐采期,農場急需摘菜熟練工。

  深圳鴻霖農業在寧夏、廣東兩地都有農場,為了保障優質足量的菜心及時向深圳、廣州等地輸送,菜農們日前從寧夏趕到揭西。

  11月中旬,揭西縣鴻霖供港蔬菜基地午間陽光不大,來自云南文山的年近50歲的王秀芬和老鄉們正忙著采摘菜心,近30名女工將腰彎成90°,低頭摘菜時很是麻利。

  每到氣溫變化,鴻霖供港蔬菜基地的菜農王樹輝心里就不免緊張了一把,無論天氣過冷還是過熱,都有可能影響采摘的菜心品質,“咱們菜農不僅靠土地吃飯,也看天氣好壞”。

  在農場里,菜農們每天早上7點開工,女工們一齊走向綠油油的菜地里采摘菜心。她們刮出一大束菜心,用小刀把菜根削整齊后,再將一摞摞菜心整齊擺放在各自的塑料筐中。

  男工們則每人扛著一把鐵鍬,挖渠排水。去挖渠時,王樹輝需要用左臂穩穩扛著一把沾滿泥土的鐵鍬,右手輕輕提著一個鳥籠,這是他從云南老家帶來的鳥,他到達開工處,將鳥籠輕放在田埂上,鳥在籠子里鳴叫著,他則開始其一天的工作——將鐵鍬插入泥土里,隨即一只腳用力地踩下鐵鍬,以便讓鐵鍬陷進更深的泥土里,再雙手握住手把,一把將泥土挖開。

  無論是彎腰采摘菜心,抑或是腳踩鐵鍬挖土,這些動作,從早晨開工到傍晚收工,菜農們都要重復成千上萬次。

  “一直彎腰干活,剛開始腰很酸很痛,后來就習慣了?!辈宿r王秀芬已逐漸熟悉了摘菜工作,相比于在老家務工,外出種菜收入不錯是她堅持的動力。

  在菜地旁的宿舍區停著近10輛SUV,那是菜農們近年在外種菜攢錢買下的車,價格在10萬元左右,有云南、貴州、寧夏等地的車牌號。車身上蒙著厚厚一層灰,車輪上則有著泥漿的痕跡。

  從寧夏過來,近2500公里的路途,菜農們連續奔波3天。為了保障菜心正常供應,他們車上的泥土還沒來得及清洗,便開始干起了農活。

  “這幾年種菜收入好了?!蓖鯓漭x說,買車是便于南北方兩地奔波,春節回老家跑山路也方便。

  鴻霖供港蔬菜基地管理人員蔡根林向記者介紹,在他眼里,這群“候鳥菜農”們很是吃苦耐勞,今年的收成離不開菜農們的辛勤付出。

  “種菜就是考驗細心,尤其是收菜?!蓖鯓漭x總結道,菜心的頂葉到根基部長到15-20厘米左右時,將菜心從菜盤上剪斷,采收時基部一般留2-3片葉,利于側芽生長采收,同時切口要求平整。采收后,也要及時施肥、澆水,促進下茬的生長。一般早熟的菜心品種,種植一個月有余即可進行第一次采收,收割時間不宜過早或過晚,收割過早菜心會比較苦,太晚收割則葉片會較厚,口感不佳。

  增種了生菜菜農們更加忙碌了

  為了應對因換季導致蔬菜供應不足的情況,揭西鴻霖供港蔬菜基地在10月25日還增種了142畝生菜,而菜農們也更加忙碌了。

  11月的天黑得很早,下午6時,一天的農忙結束時,數十名菜農們一人托著一個白色塑料筐,邁著步子,從田地里走出來。身后延綿的遠山離他們越來越遠,直到晚霞消散、夜幕降臨,周圍田野和山脈也看不清楚了。

  回到宿舍區,各家各戶準備晚飯。十多個灰白色集裝箱組成的臨時板房間則是菜農們臨時的“家”,每個集裝箱分成3間小房間,每個房間不過15平方米,一張板床、一扇窗和其他零碎的生活物件往往是菜農們房間的“標配”。

  在兩排整齊放置的集裝箱中間,菜農們將幾條麻繩高高掛在兩邊,這便是他們的晾衣架了,上邊掛著大人和嬰兒的衣服,還有的麻繩上掛著菜農從云南老家帶來的臘肉。攜家帶口外出種菜的日子似乎并不孤單,對于他們而言,無論是在寧夏還是廣東,都是一群熟人在一起干農活。

  “候鳥菜農”分布于全國多個省份,且彼此間都常有聯系,“我有朋友在江西、云南、惠州種菜,我們會經常問問彼此情況?!蓖鯓漭x說。

  近幾年,各地蔬菜基地、農業莊園的數量大增,帶來了龐大的用工需求,農場老板往往開出高薪,招募有經驗技術、能吃苦耐勞的菜農。于是,不少人開始“組團”輾轉各地務農,他們像候鳥一樣,春天前往北方種菜,秋冬則回到南方。

  “這些菜場很缺人。我手機里存了幾十個老板的電話,他們都會事先打電話來跟我預約?!蓖鯓漭x說,他們每個菜農會負責約10畝左右的菜地,而這些菜地除了是市民“菜籃子”的保障外,也是菜農半年收入來源。

  他們也有雙向選擇的權利,收入如果不理想,他們也會去其他菜場工作。在采訪中,不少菜農都說,他們懂得種出好菜心的技術,不怕沒有活干。

  穩供應之后回家的日子也近了

  菜心是“老廣”餐桌上家常素菜,也在全國多地深受喜愛。近年來,寧夏、甘肅等利用當地的氣候環境,晝夜溫差、日照、土壤等,種植出優質的菜心,暢銷全國。

  事實上,“候鳥菜農”們在來到揭西之前,從11月3日起,在寧夏也忙碌著。直到一車車裝載著新鮮蔬菜的貨車上貼著“蔬菜保障穩價安心”橫幅,將這些蔬菜運往大灣區多個城市。

  菜心的采摘和穩定供應影響著菜農們的收入,不少菜農還把外出種菜視為給孩子更好生活保障的途徑。

  清早,菜農們或牽著或抱著半睡半醒的孩子一塊去菜地。母親們走進菜地,數小時弓著腰挑選菜心苗、采摘菜心。不遠處田邊,孩子們則在田埂中小跑玩耍,笑著抱成一團,有時一根在田間撿到的廢棄白色塑料管就成了他們的玩具。

  王秀芬的姐妹和兒媳婦都在菜地上一塊干活,無論下地干農活還是做飯,她的兒媳總是將未滿周歲的兒子背著,小娃娃裹在一條苗族樣式的毯子里。

  “孩子跟著我們也受苦,但也沒辦法,等他們大一點就送回老家讀書?!蓖跣惴胰缡钦f。

  所幸,這些年菜農們走出大山,他們有著讓自己滿意的收成和收入,更有了一份能夠自食其力的手藝。

  年底將至,臨春節也更近了。王樹輝準備今年開著自家的SUV,越過重重山路,親自將新年禮物帶給兒子。提起未來,王樹輝將右腿重重踩在田埂的泥地上,眼睛望著遠處的菜心地和更遠處的山脈,“今年冬天的蔬菜一批批收成后,我們也就可以回家了?!?/p>

  近日,隨著蔬菜供應逐漸穩定,價格整體開始回落,銷量也有了大幅提升,市民們的“菜籃子”供應充足了。


免费试看三级黄色小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