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繁體版 信息無障礙
當前位置: 首頁 > 農業資訊 > 媒體報道

雁歸壽鄉結“糧”緣 鄉村“稻”路更廣闊

溫崇文在糧倉認真檢查稻谷儲存情況。

  70后種不動、80后不愿種、90后不會種,未來誰來種地?

  當看到溫崇文時,這個疑問便有了答案?!爱斎皇俏覀兡贻p人來?!蓖泵Φ拇焊跋?,1981年出生的溫崇文眼神堅定。這是一名愿與土地打交道,愛跟自己較勁的新農人。

  2005年,溫崇文一畢業便返回家鄉蕉嶺,從父親手中接過糧食加工生意,但他并沒有選擇安穩地“賣米”。2017年,他面對家人斥責、農戶反對的情況下,毅然選擇下田種糧,當起了種糧人。

  5年種糧路,溫崇文從“種糧小白”到“種糧大戶”;從起初試種的20畝水稻,到如今規模達3000多畝;從沒有人認可他,到帶動3000多戶農戶種植水稻……其背后的艱辛是常人難以體會的。

  “年輕人是中國農業的未來和希望?!睖爻缥恼f,他扎根農村實踐農村農業現代化,想帶動廣大農民實現規?;?、機械化、現代化種糧,打造出可復制可推廣的“蕉嶺樣本”。

  他與父親:從爭吵到認可

  想象中,溫崇文應該是一個戴著草帽,皮膚黝黑,淳樸粗獷的人。當真正見面時,卻讓記者感到不同。

  站在田埂上的溫崇文戴著一副黑框眼鏡,散發出書生氣,整潔的淺藍色襯衫讓這個年輕人看起來與種糧并不搭邊。但說起水稻種植,他的經驗和知識就變得相當老道,讓人覺得,沒錯!這就是新農人溫崇文。

  外出闖蕩、城里就業,是不少年輕人的選擇,但溫崇文大學畢業后毅然回到家鄉蕉嶺,挑起家族的重擔,幫助父親打理家里的糧食企業,并于2010年成立梅州市建豐糧業發展有限公司。

  “我們家三代都是做稻谷加工的,稻田、米香是我從小到大的記憶,可以說小時候的玩具就是稻谷,打小從谷堆里長大?!睖爻缥恼f,小時候每次心情不好,他都喜歡蹲在田邊發呆,慢慢地就開心了。

  正是這份情結,加上一次“偶遇”,讓溫崇文的人生有了轉折點。

  “當時我看到一對年邁的農民夫妻,男的在前面拉牛,女的在后面推犁,步履蹣跚、十分艱難。那刻我猛然意識到,中國的農民正步入老齡化階段?!睖爻缥恼f,他的心情很復雜,不禁發出疑問:未來誰會種地、如何種,市場化條件下散小農戶種糧難、曬糧難、儲糧難、賣糧難的困難怎么解?

  溫崇文說,要解決這些問題,必須和農民打交道,還得和他們“一個鼻孔呼吸”。因此,他有個大膽的想法——自己種糧當農民。

  可是,搞農業并沒有溫崇文想得那么簡單,首先面臨的就是母親反對,父親斥責。

  “我剛洗腳上田,你又脫鞋下田,胡鬧!”父親深知農民的苦,不想兒子走這條路,父子倆發生了激烈爭吵,但最終沒拗過溫崇文下地種田的執著。

  2017年,溫崇文開始下田種糧,在蕉嶺新鋪鎮尖坑村試種了幾十畝水稻,沒有經驗的他處處碰壁,用他的話說“當年的收成慘不忍睹”。

  “三分種,七分管?!睖爻缥拈_始向專家請教,向種糧大戶學習,向種田能手咨詢,注重科學種糧、綠色種糧,對土壤進行取樣檢測,測土配方,制定肥料配比,對病蟲害提前預防,他就像照顧孩子一樣悉心照顧稻子。

  實際上,和溫崇文一樣關心稻子的人,還有他的父親。

  “父親雖然非常反對,但當我真正去做的時候,他默默關注著我,有時我看到他的車停在公司,我就知道他又去田里‘考察’了?!睖爻缥恼f,父親從不與他一起去田里,但心知父親對他的關心。

  直到近兩年,父親看到企業從插秧育秧、收割烘干到碾米包裝,都已基本實現全程機械化,溫崇文的努力他也看在眼里,記在心里。

  兩父子在一次交談中,父親說了一句“阿溫,你走這條路走對了?!贝藭r的溫崇文內心激動,立馬給父親敬了一杯酒?!扒а匀f語都在酒里?!被貞洰敃r的場景,溫崇文仍難掩笑意。

  他與農戶:從20畝到3萬畝

  春分已至,但陽光之下,把手機屏幕亮度調到滿格,依舊很難看清。眼前的溫崇文,已經頂著烈日,在農田周邊走了近一個小時,每走到一處,遇到農戶都聊會天。

  起初,農戶們都不看好這個斯文的種糧人,他們面對這個戴著眼鏡、彬彬有禮的毛頭小伙,農戶滿臉不信任,甚至還有農戶劈頭便問:“大學生也會種地?我看就會瞎搞!”

  萬事開頭難,搞農業更難,對于初出茅廬的溫崇文來說難上加難。

  雖然從小在稻谷里長大,但要親自打理農田,溫崇文顯然還是門外漢。由于缺乏經驗技術,承包耕種的這些年,溫崇文的“釘子”沒少碰,吃了不少苦,還虧了不少錢。但他沒有丁點動搖,而是把更多精力和心思放在土地改良、機械普及、效益提升等方面。

  “我就是在吃虧里成長的?!睖爻缥拇蛉ぶf,做農業,要能吃苦、耐得住寂寞,更要隨時做好虧損的準備,這些都是最基本的素質。

  溫崇文一切都從頭學起,刨地、插秧、收稻……邊干邊學,邊學邊干,慢慢地,他掌握了務農的技術,從當初對種田一無所知,到現在成了種糧專業戶,在田間地頭沉淀了五年的他,如今說起糧食種植頭頭是道。

  2017年,溫崇文先在蕉嶺縣新鋪鎮尖坑村試種了20畝水稻,隨后拓展至蕉城鎮龍安村、三圳鎮招福村和河西村等地,20畝、100畝、500畝、1000畝……經過幾年發展,如今規模已達3000多畝,他又有了一個新頭銜——“種糧大戶”。

  農戶們看到了溫崇文種出了成績,態度有了大轉變,開始認可這個年輕人,喜愛這個年輕人,紛紛投去了信任的目光。

  在企業有所發展后,溫崇文不忘鄉鄰,他通過努力一改農戶過去“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形象,用自家“金扁擔”挑起廣大農戶、脫貧戶的幸福生活。

  龍安村曾是一個省定相對貧困村,為了增加村民收入,吸引外出勞動力回流,村委班子引進梅州市建豐糧業發展有限公司和蕉嶺長壽南北寨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在該村建立絲苗米基地,發展絲苗米特色產業。

  “除了集約租用村民土地以外,我們還無償提供絲苗米種子、種苗和種植技術、機械服務,對質量較好的成品按照高出市場10%的價格收購?!睖爻缥恼f,通過土地流轉、土地和資金入股、雇傭、收購等多種方式,其公司帶動513戶脫貧戶種植水稻3325畝,戶均增收近3000元。

  為了讓更多荒地變成沃野,溫崇文廣泛發動農民種植水稻,從種子到銷售,為他們提供各種指導和服務,目前已帶動3000多戶農戶種植水稻達3萬多畝,為蕉嶺做優“米袋子”打下基礎。

  他與自己:從人工到全程機械化

  澆水,手機遙控即可;捕蟲,控誘燈分布田間;氣象,監測站通過手機盡在“掌”控;施肥和防治病蟲害,無人機來幫忙……溫崇文介紹,這就是科技新風下的春耕圖。

  “新農人‘新’在哪里?我覺得跟老一輩農人相比,在種植、田間管理環節更加注重農業機械化?!睖爻缥乃悸非逦?,通過這些年的摸爬滾打,也摸索出了一些符合當地糧食作業的門道。

  溫崇文想,現代農業必定是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的高效農業。但是不少農民缺乏對新技術的了解,不愿意冒險。溫崇文甘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他購買了旋耕機、插秧機、收割機、無人植保機、烘干機、育秧等機器設備超百萬元。

  “我大學學的是電子信息類的,看似和糧食產業不搭邊,其實又挺符合的,現代產業發展就需要跟時代接軌,電子信息自然少不了?!睖爻缥恼f,自去年以來,從農機耕作播種,到無人機施肥,再到烘干機加工,已經實現了種糧全程機械化。

  他給記者算了一筆數:以前用人力,一個人要一整天才能完成一畝地的插秧任務,現在用機器15分鐘就搞定了;以前兩個農戶施肥7畝的地,需要一天的時間,現在無人機施肥1分鐘可以完成。

  “隨著時間的推移,農戶對機械化種植認可度很高,我們團隊的社會化服務受到熱捧,你看,我們的系統接單提示一直響個不停?!睖爻缥恼f,他們可以為農戶送上專業指導,引導農戶適時防治、科學管理。

  基于現代化發展的需求,公司建設產能可達日烘干稻谷300噸的全自動烘干線、日處理稻谷600噸的全智能精米生產線的智慧工廠和總倉容可達10萬噸的標準低溫現代化糧庫?!澳壳拔覀冞@里存儲了10萬噸的糧食,這些儲糧足夠全梅州人吃半年?!睖爻缥恼f。

  溫崇文介紹,今年將升級打造低溫糧倉,同時加強農產品精深加工研發,全面提升產品附加值。不僅如此,2019年,建豐糧業發展有限公司成為蕉嶺縣絲苗米省級現代農業產業的牽頭實施企業,在各企業的帶動發展下,蕉嶺的絲苗米品牌效應逐漸形成,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種植隊伍,其中不乏年輕人。

  “我身邊有40多個種糧大戶,大部分是80后90后,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睖爻缥恼f,依托蕉嶺縣絲苗米產業園建設,打造絲苗米“耕、種、治、收”的蕉嶺樣本,向外進行推廣。

  “我是一名80后,既然選擇了種糧,就要把新農人的形象展示出來,給后輩打個樣?!睖爻缥恼f,只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其中,農業的路子才會越走越寬,種田的日子,才會越種越有勁。


免费试看三级黄色小视频